首页 > 独家 > 正文

水产饲料企业上演“收官战”

来源:中国渔业报 · 第一水产     作者:梁枝文 广东、四川报道     2016-01-11
\
 
  截至2015年底,取得合法生产许可证的饲料企业只剩下8000家,又有近2000家消失了。这一轮饲料企业“关闭潮”,主要是由于农业部新《法规》的实施,门槛被提高,一些小企业相继退出。然而,真正由市场竞争所带来的影响,才刚刚开始。综观2015年,不管是专注水产的通威、海大、恒兴、粤海等企业,还是“跨界”发展的大北农、新希望等,都动作频频。
  岁末年初,本应是作总结、谋未来之时,行业争夺战却愈演愈烈、“奇兵突出”,与冬季风平浪静的池塘形成鲜明对比——

有预谋的“剑走偏锋” 

  12月8日,江苏南通如东县白对虾养殖户姚老板的微信群中,忽然被一张图片刷屏。图片信息大致如下:11月23日,如东县商品质量监督检验所出具报告显示,南通海大虾料蛋白含量为38.9%,低于标准含量,送检人:刘秋梅。质检单位的公章清晰可见。
  厂家得知此消息后,第一时间向质检所人员求证,样品是送样人单独送来的,并未与厂家或质监所一起采集样品,所以,质监所随后立即出具了申明,申明此样品的真伪由送样人自行负责。
  “经我们查证,送检人是不存在的,于是我们报了案。”南通海大一位市场负责人向记者透露。经公安机关查证,根据“刘秋梅”当时提供的联系方式,查无此人。送样人的手机号码,属于某饲料企业高管,归属地江苏扬州,且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对于送检样品,经质检所检测人员、公司品控部、配方技术工程师现场校验后,确认送样人所提供的样品粒径为1.2mm,而南通海大未生产这个粒径的产品。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随着如东养虾大热,各大饲料厂蜂拥而至,纷纷抢滩如东市场,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尤其从2010年后,一年比一年激烈,明里暗里的手段都在用,热闹得很!”该负责人苦笑道,“现在如东的晚造虾养殖基本结束,正值虾农交纳明年饲料预付款的时间,这个时候出现这一事件,绝非巧合。”
  “我们欢迎良性竞争,但拒绝行业‘黑手’,这是前提。关于这一点,行业早已达成高度共识。”中国饲料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郑友民向记者表示,“若是做不到这一点,饲料行业就白跟随中国市场经济发展了30年。那些喜欢用恶性竞争手段的企业,最终会把自己扫到历史的垃圾堆里去。”

搅局者”凶猛”

  不是猛龙不过江。近年来,不少畜禽饲料行业巨头逐步进军水产行业,而这批“搅局者”的强势闯入,促使水产饲料行业竞争升级,从而进入全面混战时代。
  12月20日,在收购佛山汇林、华南市场战略全面升级之后,大北农水产在广东再搭建一家服务中心,而地点同样是在佛山。虽然2015年是大北农水产科技集团的发展元年,但凭“事业共同体”战略,大北农在市场中的表现尤为“凶猛”。截至目前,大北农水产在闽粤两地开设的服务中心已多达14家。
  除此之外,大北农于12月11日发布公告,宣布与金正大、普莱柯、融拓共同成立一家农业产业投资基金,总投资额高达8.08亿元,其中,大北农拟投5亿元,占61.88%的股份。不难看出,2016年大北农水产将在华南市场重点发力。
  而另一家巨头新希望六和亦不甘人后。在外界的关注下,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饲料管理部水产专业化线路总经理何立发最近向媒体透露,“2016年开始,水产料板块将会以20%-30%的速度增长,增速的提升来源于我们对水产板块的重视,包括从生产、技术、销售整个系统的打造。对此,我们专门制定了一个‘182计划’,力求2018年达到200万吨水产料的销量目标。”其指出,因为新希望在全国各省都有工厂,且建厂较早成本相对较低,只要有需求,就能通过技术改造成水产料专业工厂。除了成本优势,何立发还指出新希望对于资本的运作更具优势,可为经销商、养殖户提供便捷的金融服务。
  众所周知,通威股份在水产饲料行业上长期保持着强大的话语权,在市场竞争中更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12月16日,通威股份“虾肝强”技术产品获得“2015年度饲料新品”荣誉称号,这无疑向外界透露出一个信号:通威在稳固淡水鱼料行业地位的同时,在虾特料市场也取得了重大突破。通威股份虾特料片区总裁刘明锋明确表示,按照计划,通威虾特料的目标是一定要拿下全国第一。
  “群雄逐鹿水产料的局面至少还会持续5年。”刘明锋分析道,“现在各大企业都处于‘剑拔弩张’的局面,若是都遵循良性竞争规则,将会促进中国水产行业的二次腾飞。”

中小企业以“专”求生
  “大企业之间竞争加剧,日子更难过的其实是中小企业。”有人对中小企业的未来充满悲观情绪,也有人对未来的残酷竞争充满恐惧。中国饲料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郑友民则认为,小企业的关闭,其实并不代表产能的下降,反而意味着产能的进一步扩大,一些本来规模不大的企业,因为门槛的限制,不得不对工厂进行改扩建,这一部分的产能如何释放?如果释放不出去,则会带来成本的迅速增加,更让中小饲料企业雪上加霜。
  “最近不断看到一些小企业的新变化:产能翻了数倍,而成本也翻了数倍,甚至是自己全部的资金都投入进去了,没有退路,因而未来的竞争,开始从常规竞争,进入‘生死之争’,可以想象出是何等的惨烈。”他强调,中小企业首先要认识到所面临的处境,树立“危机感”。
  据了解,今年关闭的中小饲料企业里,既没有一家专业做水产的,也没有一家专业做畜禽的,而是各种饲料都生产,哪个品种行情好,就一股脑儿上马,其中不乏羊饲料、鸽子饲料等一些冷门品种。然而,正因为这种“随波逐流”的粗放经营,成为中小企业的发展瓶颈。“对于中小饲料企业而言,拿出所有资源、资金专攻羊饲料、鸽子料等一些冷门饲料,不失为一种好策略,务求‘专’以求‘生’。”郑友民建议。
  除此之外,郑友民认为中小饲料企业需要系统的思维方式:“我们经过大量的研究发现:企业的核心竞争力除了资源(独占性的)、技术(领先的)、人才(稀缺的)以外,系统能力尤为重要。”他还指出,中小企业需要“深思考、快执行”。毋庸置疑,中小企业的优势是“船小好调头”,灵活却不“透支”这种灵活。面对竞争,小企业同样需要战略、需要坚持,更需要专业化。

资本的力量
  全新的行业格局正在悄然建立。毫无疑问,企业之间从以前的拼折扣、拼赊销,到如今的拼资源、“不战而屈人之兵”,已是很大的提升。对客户的服务,则从原先初级的利益驱动,到全方位的资源配套。
  眼下,各大饲料集团都在继续跑马圈地,畜禽和水产饲料之间的相互渗透,而在常规竞争手段之外,金融服务的重要性更加凸显。一家农业担保公司经理向记者介绍道:“通威、新希望、双胞胎、大北农如今都在为经销商做银行联保,饲料企业作为担保人,并帮助客户承担一部分的利息,而款项则直接回到饲料企业。”大企业利用这种方式顺利将资金压力转移,经销商也顺利解决了资金问题。“不过这种担保人的资质并不是任何企业都能取得。部分中小企业,银行不给担保人资质,就会面临经销商的流失问题,导致最终失去市场份额。”
  回顾过去,制造业是制造业,金融是金融,如今金融资本与饲料企业的紧密融合已不乏成功案例,归根结底,资本力量对传统制造业的推动是一种发展的必然。“曾几何时,美国也是几万家饲料企业,正是通过资本的力量完成了行业整合,如今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已集中在几大饲料集团手中。”郑友民总结说。
 

热门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添加“中国渔业报·第一水产”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第一水产”

特别关注

微利时代来临 水产料企频掀“降本风”

微利时代来临 水产料企频掀“降本风”

中国饲料工业协会展会现场 回顾刚刚过去的2015年,水产行业最引人注目的事件... [详情]

互动活动

南京通威“5A级水产养殖小区池塘招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