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 > 正文

华大汪建:水产基因破译者

来源:中国渔业报 · 第一水产     2015-06-08
一路小跑追上汪建,他刚刚参加完“2015通威科技大会暨农牧行业CEO/CTO高峰论坛”,正准备离开成都。他上下打量着记者,仿佛有些不满意。他曾表示:“我会冲上去揪掉华大员工的领带。西装、中山装、唐装都代表着过去。过去的东西我一般不反对,但是我绝对不会碰。”
  他穿着长袖T恤,休闲裤,理着寸头,头发花白,看上去有些年迈,却精神矍铄,声音温和而有力。他眼睛虽小,但看人时眉头会滑下来,压迫感十足。他曾以“土匪”自居,颇有一副电影中“座山雕”的派头。
  汪建喜欢登山,性格执拗,认准了哪座山就必须站到那座山顶上。于是他也遭到了登山队友的调侃,称他为“不死汪”,说他蛮劲多于智慧,不到山顶心不死。在某种情况下,“撞了南墙也不回头”又何尝不是一种智慧?也正因如此,汪建与华大基因方能拿下“全球最大的基因测序机构”这座“山头”。
\

  ■  水产行业迎来基因搅局者?
  【导读】2015年,华大基因与通威股份强强联手,探索把基因科技植入到水产产业链的道路。
  
   汪建介绍,在与通威合作之前,华大已经参与了一系列农作物基因测序项目,如与中国科学院一起完成水稻基因组测序,与中国农科院一起完成小麦基因组测序,与世界土豆联盟一起完成土豆基因组测序等等,对重要的粮食作物的科研数据贡献占到了全球总量的70%以上。
  “我想我们将来会在动物、鱼类这块也能给全球的贡献超过70%以上。第一个,我想从农作物延伸到鱼类这一块。”汪建展示了一组图片,“这是我们去年在河南种的一块地,当时河南大旱,左边的玉米颗粒无收,右边的小米一千来斤,丰收了。以此类推,从小米到鱼,我们会先对基因进行一个排序,然后比较不同的品种,然后把优质基因找出来,进行相关的杂交聚合,经过四五代就能寻找到一个全新的品种。我想我们的水产也能做成这样。” 谈到从未涉足过的水产行业,汪建有些兴奋。
  据调查,中国人患上肿瘤、心脑血管疾病的频率大幅度上升,相关专家也常常呼吁“少吃红肉,多吃白肉”来改变我们摄食蛋白质的食物结构。在希腊有个克里特岛和意大利南部的萨卡人,慢性病发病率为世界最低,寿命最长。调查发现,传统的地中海膳食中的红肉很少,克里特岛人多年来每周只吃红肉1-2次,而吃其他动物性食物(鱼类、奶类、禽肉)比红肉多。所以,改变我们摄食蛋白质的食物结构是预防以上疾病的强有力手段,应以鱼类、禽类为主。
  正是基于当前最前沿的基因科技作为支撑,汪建对自己进军水产业的决定相当自信。“我们决心在水产上配合广大企业做一些前期的工作,进行基因研究。我们能不能实现改变中国人桌餐的蛋白质结构快速突破?”汪建告诉本报记者,“我们华大没有能耐去做养殖,也没有能力去做互联网、物联网,但我们的能耐是看清楚鱼的基因结构是什么?它为什么能长成这个样子?为什么能抗病?为什么饲料转化能力弱?我们要从基因这个根本上找到破译这些问题的密码,从而做出新的品种,让饲料转换率高,水产品抗病性强。”  
  此次华大基因在参加通威科技大会之外的一系列动作,预示着这家基因巨头将在水产行业大展拳脚。汪建介绍说:“此次与通威股份确定了三个层面的合作意向:第一,形成并签署合作框架协议,达成长期的战略合作联盟;第二,搭建科研以及产业的合作平台;第三,通威股份向华大基因提出明确、具体的项目需求,以项目推动合作工作的落实。我们之间的合作,让华大在水产行业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可以想象,基因科技将对水产行业的未来产生何等巨大的影响。然而汪建却谦逊地表示,华大不是水产行业的搅局者,而是前期科研的开拓者,“我们对所有的鱼类品种进行基因制图以后,挑出良种来杂交,追踪这些基因达到哪一个指标上去了,就能破译优良品种的性状。”

  ■  乘势而起,大干一场
  【导读】1999年,汪建他们“擅自”代表中国加入了人类基因组计划。
  
  汪建和他的伙伴们是一群“想干大事情”的人。他说:“虽然我的朋友圈大部分是留洋做科研的,但都属于知青那代人,能背下整本毛主席语录,已经红到骨子里了,所以决意回国,想能为国家做点什么。”汪建认为,中国一定要有领先世界的大型科学项目,他们推崇关于“两弹一星”的一句话:没有一声巨响,这个世界谁也不会理睬你。
  “人类基因组计划的重大意义与‘两弹一星’不分上下。我一直在等,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汪建告诉记者。美国国会1990年批准该计划,拟在15年内投入30亿美元,测定和分析一个人的全部基因。时在华盛顿大学的汪建觉得此乃“天赐良机”:在基因领域的广阔天地,未来将大有作为。
  然而直到1997年,已回国创办GBI公司的汪建才找到志同道合者:长他两岁、毕业于哥本哈根大学的遗传学博士杨焕明,以及来自华盛顿大学的于军(后留在中科院体系,不再介入华大事务)和德州大学的刘斯奇。他们决定加入人类基因组计划,代表本无意于此的中国。
  1999年7月,华大在北京顺义空港创立,初衷正是为了参与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当年9月1日,人类基因组计划第五次会议在伦敦召开,杨焕明上台称中国愿承担其中的1%。事实上,他并未获得中国政府授权,看起来就像是一次“被代表”。最终,中国政府为此出资5000万元,杨、汪等人也与人类基因组计划国际团队一起得到中央领导的接见。
  批评者称这是“绑架政府”。六部委轮番查账。按照华大战略规划委员会副主任朱岩梅的说法,汪建个人被查出花了两万多元,大多是参加各种会议的机票和住宿费,其中有不少来自每晚一两百元的旅馆。
  无论是否“绑架”,华大成立之初对政府的依赖显而易见:1999年除夕,参加基因组计划在当时仍尚未得到任何支持,汪建的挫折感很深:“国家不认,厂家不认,没人理我。”他排解郁闷的方法与众不同:开车从北京出发,一路向西,10个小时后到达1000多公里外的乌海。他说服一家打烊的小店老板给自己弄了饭。“我现在告诉华大的人,”汪对记者说,“你们谁敢要饭去?敢要的就好,不敢要的是笨蛋。饿都饿死你了,还不敢要饭?”
  争取政府支持,除了有“要饭”的勇气,还需要一定的技巧。2001年,杭州华大成立,做的事情是水稻基因组测序。当时汪建在公司里贴满“精忠报国”的标语,还“诳”大家说日本将在“9.18”完成水稻基因组测序,以此激励年轻人加班加点。作为一个鼓动者,汪的手段是否高明暂且不论,但效果明显。后来尽管由于当地政府换届等原因,华大得到的支持没有想象的多。而水稻基因组项目据说花费2亿多元,华大欠下一大笔债。但汪建认为,这一项目意义重大:它由华大独立完成,为华大带来了“国际影响”。
  2003年,SARS带来灾难的同时,也给华大带来了一个“异军突起”的机会。华大迅速破译四株 SARS 病毒全基因组序列,并在此基础上研发出检测试剂盒。杨、汪团队获得中央领导接见。当年11月,中编委批准在原中科院遗传所人类基因组中心基础上,成立中科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杨任所长,汪是副所长之一。
  2006年,新一代测序仪的出现再次让汪建激动起来:测序能力百倍增加,成本百倍降低。任职于英国Solexa公司(后被Illumina收购)的周代星找到汪建推销这种测序仪。他显得迫不及待:第一台机器由于运输损坏无法运转,他决定再采购5台。
  事实上,汪建敏锐地看到基因测序技术的进步将出现拐点,认定整个行业将迎来巨变,但中科院却不同意购买大批新机器。2007年,汪建辞去北京基因组研究所副所长职务,率华大南下深圳。
  汪建等人一只脚在体制内,是北京基因组研究所负责人;一只脚在体制外,是华大负责人。他们解释说,基因测序需要人手,中科院编制容纳不了那么多人。2008年年初,杨焕明被中科院免去基因组研究所所长职务,和汪建一样只剩下华大身份。“公私同行”的华大前史就此结束。

  ■  无穷空间
  【导读】2010年,华大斥资6亿元购买了一大批新一代测序仪。“科技服务能到一百亿,医学服务能到一千亿,人人服务能到一万亿,这块肥肉不吃?我还没得老年痴呆呢。”
 
  在深圳,汪建选中盐田区一家旧鞋厂落脚。华大当然没有忘记谋求政府支持,几年下来,深圳市政府提供的经费累计近亿元。
  2007年4月,华大基因研究院在深圳注册成立。 “从科学界出来就做企业,证明你在科学界是一混混。”汪建说。他们沿用北京基因组研究所的英文缩写BGI,被人批评学术水准不行,面对质疑,汪建决定“发论文发得你们都不好意思。”
  当年10月,华大宣布完成绘制“第一个中国人基因组图谱”。汪建与深圳市政府打赌说“十二五”期间华大要在《科学》、《自然》几本顶尖刊物发50篇论文,结果超额完成。
  随着华大测序能力提升,一些科学家及科研机构主动寻求合作。华大的第一个商业模式由此产生:为科研机构、制药公司、育种公司等提供测序服务。据华大科技COO杨旭介绍,他们既有一两万元的单子,也有上千万甚至接近亿元规模的合作协议。
  2010年初,华大利用6亿元国开行贷款,从Illumina购买了128台新一代测序仪Hiseq2000,这是Illumina迄今最大的一笔订单。此前,华大已拥有20多台测序仪。在华大看来,把超大型项目交给一两台机器去做,五六年才出结果,是不能容忍的。
  随着新机器的到来,华大迅速扩张。到2012年。其测序数据产出能力占全球一半以上。
  华大从事基因数据分析的员工中,相当一部分是刚毕业甚至未毕业的年轻人,华大因此被一些人称作“测序工厂”。汪建对这一称呼并不反感,并自嘲是“科技民工”。“把工业发展模式搬到生物经济上来,我们是世界上唯一一家。他们(国内一些科学家)认为我们不是科学,最根本的争议就在这儿。”
  学界争议阻挡不了市场的脚步,2009年至2012年,华大的营收分别为3.43亿、10.37亿、12.63亿和11.05亿元。不过汪建意识到,科研测序服务的未来增长可能会比较平稳,而且,一个几万元的单子,客户也可能提出个性化要求,很难做到产品标准化。2012年年中,汪建曾提出放缓科研测序服务,讨论的结果是,暂不放缓,毕竟这是主要现金流来源。
  在商业上,汪建更看重健康服务。华大从2010年12月起,与北京市妇产医院、301医院合作尝试无创的唐氏综合征检测,每次收费约一两千元。在新浪微博上,一些做过无创检测的孕妇公开表示支持这种新技术。但检测不久之后被叫停——它没有得到药监局和卫生部批准。
  “国家药监局的人答复说,这种新的东西没有申报途径。”华大健康业务前负责人王威博士说。她称药监局后来组织调研,觉得不该一棍子打死,这等于默许;卫生部也做过调研,结论是需要部委间协调。
  汪建从不放弃自己看准的机会。进不了北京,再回深圳,三次答辩后华大在当地拿到“准生证”。2012年,华大无创检测业务进入湖北、天津等地,当地亦有高官欣赏华大。“我们也非常狡猾,这里不行换那里,我们随时可以漂流。”截至2013年3月初,华大完成近10万例无创产前基因检测。“我们走到前面去不叫违法,叫无法。科学已经证实是对的,就可以用了。”汪建说。
  尽管只在少数城市有试点,华大健康业务已显现出爆发力,每年都有数倍增长。一位投资人说,当初华大对这块业务估值100亿元,他们吓了一跳,但后来发现“未来是完全可能的”。
  汪建给华大设定了四部曲:科研服务、科技服务、医学服务、人人服务。“我们现在才走到第二步,第三步正在加速。科技服务能到一百亿,医学服务能到一千亿,人人服务能到一万亿。” 所谓人人服务,是指基因测序和分析成本大幅度下降,生物大数据足够丰富后,人人都可以在常规诊疗中应用基因信息。

  ■  补充弹药,壮大声势
  【导读】2013年,华大全额收购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Complete Genomics。外界评价华大的融资策略为:态度强硬,气势不输人。
  
  “不管什么时候劝别人投钱,气势上不能输给别人。投资者说我们融资蛮横,这并不是我们的真身,这只是一个技巧而已,人好像都有这个毛病,你越低声下气、和蔼亲切,他就越听不进去你的话。所以,我们就反其道而行之,我们原来一分钱资本没有,谁来(谈投资)我们就财大气粗把人家骂出去。现在要收购,钱不够了,割点小肉出去,把子公司卖40%换了14个亿。” 汪建给投资方信誓旦旦地保证,2年之后华大市值达到100亿元,让投资方其它的什么也不要管,中间任何过程不要参与。
  事实上,华大在投资方不能干涉内部事务方面,一向态度很强硬。“你要觉得你牛,你跟李英睿比一比呀?没人敢嘛。英睿19岁闯荡江湖的时候你在哪儿?英睿现在世界著名,你著在哪儿?我们世界最著名的王俊同志还不用拿出来,就把他们吓住了。王俊全球谁敢惹他?王俊随便在国际的商业大会、科技大会上镇得住几千人,你这几个小投资,投个十亿八亿还谈来谈去,你们烦不烦?(编者注:26岁的李英睿是华大子公司华大科技CEO,19岁大学未毕业即加入华大,已在国际著名杂志发表多篇论文;36的王俊是华大CEO,入选英国《自然》杂志的2012年度全球科技十大人物。)”  “我们谈不过人家的时候,就开始智力歧视。智力歧视,他们心里都虚,我们就是气壮如牛。谈判的时候他们基本上没有发言权,你觉得你比人家智力低的时候你敢说话吗?企业管理就你那智力你敢说话吗?科技你敢说话吗?” 说到谈判技巧,汪建侃侃而谈,“他们算投资回报都没有王俊和英睿算得快。什么叫规范公司?我能够把它做好了就是规范,我不守那些规矩。我跟他们说得很清楚,除了硬性的法律框框以外,其他的免谈。我们有我们的玩法,他们愿意来就来,不愿意来就拉倒,不要干涉华大的任何事情,他们没有资格干涉。他们投的不就是科技服务嘛,难道还想图别的?后来谈了几次变成朋友,我们有点儿收敛,他们也有点儿收敛。”
  “这招用起来还不错,对于上层人士来讲,最怕谁说他没学问、没眼界了,所以来硬的效果更好,类比《皇帝的新衣》里面那些大臣。”汪建笑着告诉记者。而汪建的老友、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王石如此评价他:老汪这个人,个性鲜明,犹如电视剧《亮剑》中的李云龙,有“匪气”但不蛮干,善“亮剑”,但有底线。
  “想象一下未来3到5年,我们的水产业会是什么样的?在其中,基因科技的大数据库一定会对水产养殖作出特殊的贡献,大家可以先把战略布局做好。”在2015通威科技大会暨农牧行业CEO/CTO高峰论坛上的演讲结束之前,汪建再次展示出自己作为一个“搅局者”与“开拓者”的气质,“我们是上一个千年的结束语,也希望成为下一个千年的开篇。”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添加“中国渔业报·第一水产”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第一水产”

特别关注

微利时代来临 水产料企频掀“降本风”

微利时代来临 水产料企频掀“降本风”

中国饲料工业协会展会现场 回顾刚刚过去的2015年,水产行业最引人注目的事件... [详情]

互动活动

南京通威“5A级水产养殖小区池塘招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