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注 > 正文

农业部布局智能渔业系统

来源:中国渔业报 · 第一水产     2015-06-08
对于水产从业人员来说,水产电商早已不是一个新概念,尤其是在“互联网+”的政策背景下,越来越多资本巨头进入生鲜行业,农牧业被互联网改造的潜力巨大,或是下一个蓝海市场。前景好,利润高,但发展现状却非顺风顺水,刚结束不久的“中国农业生鲜电商发展论坛”给出了一项数据,全国四千家水产电商,只有1%实现了盈利,绝大多数还在亏损或持平。在这种大背景下,四川省内江水产电商却开创出一套新的水产电商操作模式,展示出不一样的姿态。

  内江地处川南,属丘陵地貌,因此多塘坳,具有水产养殖地利优势,如今已是川南最大的水产养殖集中地,在四川水产领域具有一定的话语权,在水产理念上也处于领先地位。农业部的“智能渔业”系统,四川水产局的“水产电子商城”等项目均选在该市试点。

  为深入了解内江水产电商发展的先进理念,《中国渔业报·第一水产》记者分别对内江水产渔政局局长郭兆祥和内江市乡渔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李进进行了专访。

  “内江水产电子商城要从万千水产电商平台中脱颖而出,需要做到差异化发展,我们有的,别处找不到。我们的发展宗旨就两条:立足服务,做好把关。”内江水产渔政局局长郭兆祥说,“服务最终要实现平台上的每一方都能获利;把关是为了实现食品安全可追溯,进而更好地打开市场。”
\
  
    ■  下一头风口上的“猪”
    “风是现成的,猪也是有的,至于能不能把‘猪’赶到风口上,那就要看各人能耐了。”内江市乡渔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李进说,“毋庸置疑,三农的全面触网就是下一个‘蓝海市场’,运作的好很可能是下一个房地产。”除了市场空间外,说的也是生鲜行业的暴利。
  有资料统计,2012年-2025年,中国冷链食品需求将从2.0亿吨增长到4.5亿吨,年复合增速18.8%。业内人士表示,生鲜食品平均毛利在40%,且用户重复购买率高,未来三到五年极可能是下一个热门的电商品类。
  李进认为水产品是生鲜里面目前最赚钱的门类。“因为我知道蔬菜、水果品类做电商的话很难赚钱,再加上我本身出身于内江这个水产大市,所以选择了做水产电商。一般水产是普通瓜果毛利的三倍也不止。”他说。
  李进还指出,水产市场很大,没有一家是可以独大垄断市场的。未来的整合会让水产市场迸发出很大的发展潜力。所以,他对做内江水产电子商城这个想法很坚定。

  ■  O2O才是我的“菜”
  概念火,但很难攻克瓶颈。这是很多新兴行业的通病,水产电商也有类似的问题。李进分析道:“现在的生鲜电商行业是非常火,卖水产的做电商,连卖莲藕的也做电商……互联网+为农业提供了无限可能,而且电商在这一块染指不多。但很多人仅仅是奔着概念去的,觉得新鲜,市场潜力大,我身边做这一块的朋友也表示,‘亏损’与‘暴利’同样醒目,而且前者多于后者。”
  谈到这一点,李进说:“我卖了30多年的鱼,以我的经验将网上卖鱼和网下卖鱼做了个对比,发觉水产电商行业带有电商起步期的鲜明特点,多数仍处在投入期。除此之外,运作模式的不合理也造就了今天亏多盈少的局面,做内江水产电子商城之前,我也考察了多家亏损的水产电商平台,发现他们80%的没有采用京东所用的O2O模式,而O2O模式是克服当前瓶颈最有效的。”
  记者调研得知,水产电商共同面临的瓶颈有两个:一是损耗过于巨大,二是缺乏冷链配送能力。
     关于损耗,行内人士表示由于水产电商的产业链太长,包括了收货、选品、包装分拣、物流、损耗和营销等六大环节,链条越长,损耗越大。业内有统计显示,无论是自营配送还是第三方配送,目前生鲜电商的损耗率大约在10%以上,有些甚至达到30%,而线下实体生鲜超市损耗率一般控制在5%以内。全国有机生鲜2014年产值为900亿元,销售额只有350亿元,大部分产品损耗掉了。
  相比损耗,缺乏冷链配送能力才是最致命的,而且物流成本高得惊人。很多电商都自己建物流配送保证服务品质,但缺乏冷链配送能力,很多都是冰块保鲜,只有极少数电商会在市区使用冷链车,送去各大网点,再由网点完成最后一公里配送。在业内看来,生鲜电商要想达到井喷状态,要求商家能够把客单价做到50元左右,这意味着物流成本非常的低,甚至免运费。但到目前为止,有些生鲜电商因为还停留在40元每单的物流成本,导致成本依旧高,它们因此只能把客单价定在100元以上,吓跑了不少顾客。
  “走O2O模式,像京东一样对供货、物流进行强势整合,统一调度,再进行对点配售,可以有效的克服物流、时间、成本高昂、转化率低的难题。当然只是克服,要根本解决那是不可能的。”李进说。

  ■  当好“服务员”
  与很多电商平台不同,内江水产电商平台摒弃了“商家”身份,致力打造一个产供销一体的综合服务型平台,这就要求必须深入到产品的各个环节中去,才能给予养殖户、消费者更优质的服务。
  “抛开全国,就单单看四川水产市场,买家和卖家之间的信息断裂很严重,可能和地域有关系,毕竟我们处于一个欠发达地区,所以我们定位是做一个服务型的平台,我们会有意识地向养殖户倾斜,只要是老百姓养出来的鱼都可以放在我们平台上销售,而且我们的外省销路很多,如云南、贵州、浙江、湖北等。以前鱼是靠民间自发的买卖,明显缺陷就是市场信息更新慢,卖家卖不出去,而买家找不到地方买鱼,以后我们电商平台就可以通过我们强大的物流网络采购养殖户的鱼,快速提供给消费者。”李进介绍,“除此之外,我们平台还会提供专业的技术团队和水产渔政局一起对养殖户进行指导。渔政局信息来源广,可以负责搜集市场信息。因为市场是个什么状态,养什么鱼赚钱,养殖户很盲目。我们会针对市场每季度给养殖户作一个市场指南。”
   “除开平台给予养殖户的帮助,渔政局也会配合平台给出一些优惠政策”,郭局长介绍道,“第一,政府要从带动老百姓这个角度出发,因地适宜,一村一品。第二,养鱼是符合农业产业化要求的,我们会适当补助给养殖户种苗款,土地流转补贴,先让老百姓得到实惠,只要帮他们卖出了鱼,让他们觉得这个平台不错就是最好的推广,当然一切要以自愿为前提。第三,协调价格,因为老百姓干散户时间久了,所以价格上把控不平稳。政府会适当调控,尽量让平台为养殖户争取更多利益。如10元一斤的鱼,统一协调成12元一斤再在平台上出售。第四,返利给养殖户,如以前鱼贩子一车5000元的利润,现在在平台帮助下,可以有10000元的利润,他们会返利2000元给平台,平台再把这部分钱返利给养殖户。因为现在有个怪现象,水产养殖户增产不增收。赚钱稳当的是贩鱼的和搞苗种的,所以需要把利益更多地往养殖户倾斜。”

  ■  做好“把关人”
  这里的“把关”主要指食品安全上的监控,运用平台的市场行为来弥补行政监控上的不足。最近农业部在无锡开发了一套智能渔业系统,全部在线监测,手机监测只是一个手段,通过手机输入生产日志信息,农业部马上能收到反馈以实现食品安全可追溯。这套设备对溶氧、用药、水质变化等都可以监控。
  “目前‘智能渔业’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养殖户要输入真实的生产日志信息,这套设备才有存在的价值。针对养殖户填写虚假信息这一问题,没有好的解决办法,我们的应对方法是抽检,但是抽检不能面面俱到,内江光市区就有几百家养殖户,抽检最多只能抽几十家,每家每户都抽到,政府财力不够”,郭局长说,“这套设备对水质、投饵、溶氧、pH值的监测能力那是没得说,可以节约不少人力。但虚假的生产日志就不能实现食品安全可追溯。不管是查来源、库存,还是在生产旺季定期抽查饲料、药物等办法都不能达到很好的效果。”
  李进介绍道:“行政不行,可以运用我们市场的力量来调控。养殖户要想在这个平台上销售他们的鱼,平台就会提出要求,为了平台的信誉,必须要保证食品的安全。怎么保证食品安全呢?那就在平时的生产投入品上,水质调节上,必须要达到我们的一系列技术规范。如果平台一经发现没按正规要求生产,就会拒绝提供服务,再网上公告,被拉入水产行业黑名单是很容易的事,一夜之间就会在养殖业里面毫无立足之地。所以,这就会反过来促进智能养鱼的普及。智能养鱼是全社会关注的,如果你有自信不采用也行,只需给我们拿出水产检疫报告就行,促使他们主动送检出报告,由原来的被动变为主动,这样就解决了我们历来做不好的一件事,通过民间互联网强大的舆论导向促进养殖户正规操作养鱼,搞好食品安全。如果一旦出现问题,马上会顺着供应链追溯到产品上游的养殖场或饲料厂。”

  ■  物流:多多益善,以量取胜
  “我们的物流决策就是以量取胜,快速整合水产品,达到量的优势再去和物流渠道商们讨优惠。”李进说,“先说航空物流,去年在成都农博会上和天津、连云港的商家签了1.6亿元的白乌鱼、观赏鱼订单。拿着订单和双流航空物流谈判,原本4元一斤的变成1.8元。如果把全川的水产整合在一起,量大从优,可能一斤只需1.2元。水产电商只需做好两个方面:食品安全和物流畅通。食品安全是保障,核心的核心是做物流。光内江本地鱼商物流车就是300多辆,全省岂不是有3000多辆?再去平台整合登记,进行统一调度,这里不单单是整合车辆,而是整合信息。”
  李进继续说道:“再介绍一下我们的冷链物流,现在的冷链物流就顺丰做得好,但只在成都,内江,自贡布了3个点。今年6月会有个全川推介会,到时会统一进行整合,关键要量大,量决定价,量足够大的话顺丰会给一半的优惠。仅仅通过我们平台出去的货物才能享受物流优惠,在其他平台享受不到,物流优势也可转化成我们的竞争力。”
  “最后说到货运运输,把全省的物流车流进行整合登记,平台调度车辆,保证运输畅通,返程货物搭配,返程货物搭配,不一定是鱼,如重庆到攀枝花运鲢鱼,攀枝花回重庆运芒果鱼,车不能空着,利用资源不浪费。”李进说。
  除了做好物流,内江水产电子商城也在积极的开拓外地市场,与全国淡水交易中心荆州签了书面合作协议,内江就成了重要的水产交易枢纽,荆州的鱼到内江辐射到全川,四川的鱼聚拢运往荆州,依靠平台来调度,湖北的水产,量大价低,自然也降低了成本。
  “航空物流、冷链物流、货运运输这三块做好了就可以组建一个物流联盟,只要平台有量,量起来,物流公司就会给优惠价。除了物流公司,饲料厂家也表示,只要帮忙把养殖户鱼卖出去了,原本该卖5500元一吨的饲料卖5000元都可以,因为不用为养殖户的销路发愁,少了中间环节,节约了人工成本,实现了厂家、养殖户、物流的皆大欢喜。”郭局长说道。
  内江水产电商平台整合了各方资源以致大家都有利可图,在这系列市场行为中,没有谁吃亏,包括消费者。因为供需对接及时了,消费者才可以快速便捷的享用到新鲜水产品。没有囤积居奇,自然在价格上也会更实惠。按互联网整合思想来讲,所有人都在受益。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添加“中国渔业报·第一水产”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第一水产”

特别关注

微利时代来临 水产料企频掀“降本风”

微利时代来临 水产料企频掀“降本风”

中国饲料工业协会展会现场 回顾刚刚过去的2015年,水产行业最引人注目的事件... [详情]

互动活动

南京通威“5A级水产养殖小区池塘招租